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生堂高手论坛 >

黄克功谈为何逼16岁的刘茜结婚:她发育完全了

发布时间:2019-07-08   浏览次数:

  问:你知道她今年有多大年纪吗?答:知道,16岁。问:既知道她多大年纪,为什么还要求与她结婚呢?答:她的身体已发育完全了,不像是16岁的人因为她公开或不公开地破坏我的名誉,故我恨她才打死她。

  本文摘自《史客1202两情》,作者:田涌,出版社:金城出版社

  1935年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,中共队伍中除少数女战士,几乎是清一色的男性。由于常年征战,加之陕北当地女性资源紧张,不少老干部、老红军未及成婚。所谓老干部,是指资历,有人参加革命十几年,却只有二十六七岁。抗战爆发后,大批青年女性从全国各城市陆续来到延安。这些有文化、颇具文雅气质的知识女性,便成为老干部们“觊觎”的目标。不少老干部在延安组建了家庭。而曾盛行延安的交谊舞,也帮了他们很多忙。梅剑主编的《延安秘事》中记述:

  舞会在当时之所以特别盛行,除了跳舞可以娱乐身心、有利健康的原因之外,还因为参加跳舞的舞伴都是妙龄女郎。和中共中央为补偿大多数高级将领由于军务倥偬而耽误的青春,鼓励和帮助他们解决婚姻问题。当时延安的高级领导人,师级以上军官中80%的人都是在这一时期恋爱、结婚、成家、生子,延安对他们是一种温馨、甜蜜的回忆。

  然而,对很多知识女性来说,老干部只习惯于吃饭、睡觉、打仗,谈恋爱却很无趣。当年延安曾流行这样一个段子:

  有个女知识青年与老干部谈恋爱,晚上散步,女青年说:“今晚的月亮真好看。”老干部说:“好看什么?铜洗脸盆子!”

  虽然他知道男女平等,男子应该尊敬女子,但偏偏有些时刻,一下子,他忘记了!眼前却只映起在小时候他在农村所看到男子的抢婚,养媳妇这一类事一个女子怎么不接受男子的爱?

  对此,延安中央党校的女学员们曾约定:不嫁老干部。但是,在现实面前,很多知识女性却在找知识分子还是找老干部之间,面临两难抉择。丁玲在延安《解放日报》发表的《三八节有感》一文中,这样描述延安女性的尴尬:

  女同志的结婚永远使人注意,而不会使人满意的。她们被画家们讽刺:“一个科长也嫁了么?”诗人们也说:“延安只有骑马的首长,艺术家在延安是找不到漂亮的情人的。”然而她们也在某种场合聆听着这样的训词:“,瞧不起我们老干部,说是土包子,要不是我们土包子,你想来延安吃小米!”

  诗人何满子就是因此而失去了女友。1938年,他与志同道合的女学生郭维琼经武汉到延安。何在陕北公学学习,郭进入安吴堡青年训练班,两人保持着亲密联系。约半年后,何忽然接到郭的来信,言组织上安排她陪同一位老干部到晋察冀前线。何满子在名为《跋涉者》的自传中回忆:“陕公”与安吴堡青训班常有人来往,我得知一些情况,知道我们的关系完了。曾在抗大、中央研究院学习的石澜,却因与老干部结婚而受到质疑。她于1942年同被称为“红军书法家”的舒同结婚。她在《我与舒同四十年》中这样描述自己的婚姻:

  我是一个貌不惊人、才不出众的女子,涉世未深,只因国难当头而投奔延安寻求真理,承蒙错爱。

  你是怎样选择和舒同结婚的?延安有那么多年轻男子追求你,你都没有看上,偏偏找个比你大十多岁的老红军,是不是因为他是的高级干部。

  当年的延安,许多老干部与知识女性成就了红色婚姻。但因双方巨大差异,也酿成了一些悲剧。女博士陈学昭在《延安访问记》中这样写道:

  他们有的从没有见过资本主义社会,也更没有接触过资本主义社会里的女子,不用说,更没有恋爱过,他们也不会知道资本主义社会里的女子会玩些什么把戏。当他们,有一天,爱了的时候,那种方式,将是十分粗糙,十分激烈,而成为带一点原始性的悲剧。

  黄克功逼婚杀人案,就是当年老干部追求知识女性未遂而引发的惨剧。当时黄在抗大任队长,被害人刘茜曾是他下属的学员。黄克功逼年仅16岁的刘茜与他成婚。被刘茜拒绝。当年审讯黄克功的档案中有这样一段记录:

  问:你知道她今年有多大年纪吗?答:知道,16岁。问:既知道她多大年纪,为什么还要求与她结婚呢?答:她的身体已发育完全了,不像是16岁的人因为她公开或不公开地破坏我的名誉,故我恨她才打死她。

  黄克功案惊动了中共领袖。黄在井冈山时期就参加红军,出生入死,他在法庭上曾亮出了身上的伤痕。他本指望上书能获得将功补过的机会,没想到,在给边区高等法院院长雷经天的复信中,坚决支持对他判处极刑,并要求当庭向群众宣读这封信。《徐懋庸回忆录》中这样记述后来对这一案件的评判:

  这叫做否定之否定。黄克功一粒子弹,否定了刘茜,违反了政策,破坏了群众影响;我们的一粒子弹,又否定了黄克功,坚持了政策,挽回了群众影响。

  对于延安时代隐藏在单调、枯燥生活背后的诱惑和恋情,留法文学女博士陈学昭在《延安访问记》中这样表达她的感受:

  边区将来也许会成为中国有名的结婚与离婚的城市,像美国闻名的“结婚城”一样。

  陈学昭自己的婚姻也在延安画上了句号。她与丈夫、留法医学博士何穆在法国结婚。没承想何穆来延安后另有新欢。1942年8月,两人最终在边区法院办理了离婚手续。与此同时,一些来自异国的洋人,却在延安展开了他们的跨国恋情。静心阁

Copyright 2017-2025 http://www.skipholde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